皇家社会主场改造:中偵在線

皇家社会近期战绩 www.txbnvf.com.cn 皇家社会近期战绩 > 新聞 >

年輕人焦慮性充電推動付費自習室走紅

作者: admin 來源: 未知 2019-11-06 16:35

 免費吃喝、環境安靜、一起學習……付費自習室悄然興起,成為一些人閱讀和學習的新去處,也在改變著一些人的學習方式。

 
近日,“付費自習室最低收費28元一天”的話題登上熱搜,掀起了許多人對這一業態的討論,支持者認為這有利于提升效率,反對者則認為價格太貴。你愿意為學習氛圍付費嗎?
 
焦慮的年輕人需要“他律”式監督
 
北京的張君怡正在打一場“持久戰”。為了準備考試,她每天到一家自習室學習,有時一待就是一天,直到晚飯時才離開。她表示,相比家里,這里容易讓人專注。
 
近幾個月,北京、西安、大連等城市冒出了很多新的付費自習室,這背后既有外部因素,也有內部因素。斯是陋室自習室創始人李宸(化名)發現,現在年輕人經常焦慮,階段性陷入自我懷疑中,這時他們往往需要一個地方提升自己,或讀書,或考證。“讓他們覺得自己有所進步,從而緩解焦慮。”
 
公共資源的有限性催生了人們對自習室的需求。對于需要考試的在校學生來說,圖書館占不到位置,自習室缺電插座等;對于工作的白領來說,高校資源很少對外開放,國家圖書館這樣的公共資源又難以觸達。另外,隨著消費升級,人們對學習環境的要求越來越高,環境較好的付費自習室由此應運而生。
 
付費自習室的核心用戶主要是一些工作不久的白領以及高校學生,年齡大都在20~35歲之間。據今年7月開業的自在讀書館創始人張樂樂介紹,自習室客群的分布呈現出季節性特征。暑假期間,高中生占到了80%,主要來自周邊教育培訓機構,暑假結束,核心客群轉為大學生和白領。
 
記者走訪了北京多家付費自習室后發現,除桌椅外,大部分自習室都配置了臺燈、插座、加濕器、空氣凈化器等用品,這些單品甚至是人均一個。同時,部分自習室還免費提供各類學習用品以及生活用品,比如打印機、零食、飲品、毛毯等等。此外,一些自習室將學習區和交流區進行了區隔,交流區設置了沙發、按摩椅等,甚至部分自習室還養了貓,學習累了,可以下樓“擼擼貓”。
 
從空間布置上看,大部分自習室都設了單人座,為防止被打擾還安裝了隔板;面向閨蜜或者情侶,還有雙人間、四人間供選擇;面對一些小型創業公司,還有獨立的會議室。有喵專業自習室創始人喵小姐表示,因地處文創園,一些創業公司經常在這里開會,有時,這也是他們商務接待的場所。一個房間就是一個創業公司是很常見的事。
 
通過房間顏色、光線以及各類基礎設施的布置,可以打造出一個“沉浸式”的學習空間。部分自習室為了讓人能夠專注學習,甚至采用黑屋模式。來自習室學的人大多具有提升自我的要求,但缺乏一定的自律,自習室能營造一種“一起奮戰”的感覺,通過“他律”式的監督,提升學習效率。
 
喵小姐觀察到,經常有兩個人比著學習的情況,當一個人學習累了,正準備伸伸懶腰,休息一會兒,發現旁邊的人還在學習,就會繼續學習,兩個人暗自較勁。“經常有人學習10多個小時不下樓,一下樓就像一個小話嘮,與工作人員聊個不停。“
 
張君怡表示,在自習室的學習效率比在家好很多。大部分人反映花錢后,學習效率更高。一些網友在“付費自習室最低收費28元一天“ 的話題下評論,如果花了錢,不學點什么東西,總覺得自己虧了。“花了錢就會特別珍惜時間。”
 
“這不是一個‘掙快錢’的行業”
 
對于付費自習室很多人都有疑問:一方面,有人認為自習室不過放了幾張桌子,憑什么收費那么貴?另一方面,有人質疑付費自習室的盈利模式,是否具有可持續的發展能力?
 
付費自習室的投入成本具有較大的差異,從幾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。據記者走訪發現,付費自習室的大小一般在100~300平米之間,每平米的日均租金在7~8元左右,月均租金為幾萬元。其中,裝修、購買設備等前期投入成本最低才幾萬元,投入較多的在120萬元左右。
 
目前,付費自習室的收費體系一般分為三種,次卡、月卡、季卡三種,最短以0.5小時為計算單位。在北京,運營時間在8:30~23:00,次卡一般為12元/小時,日卡為60~80元/天,而月卡是980~1500元/月,季卡在2400~3120元之間。雖然月卡或季卡比較實惠,但大部分人會選擇買次卡。喵小姐表示,自習室80%的客群是學生,但是20%的人白領卻貢獻了50%的收入,他們購買月卡或季卡的較多。一方面白領對于下班“充電”的需求較為旺盛;另一方面,學生可能沒有那么強的經濟實力。
 
付費自習室一般采用半自動的管理模式。在一些自習室,消費者通過社交軟件與管理人員取得聯系,獲得進門密碼,進門可以實現自助。在一些自習室,消費者可以通過線上軟件預約座位,也可以通過線上獲取相關的服務。為方便管理,自習室大都設有監控。
 
李宸表示,斯是陋室白天的上座率為40%,晚上可以達到80%,當上座率達到55%,可以基本覆蓋每個月的房租、水電等可變成本;當日均上座率達到70%,三年后,就可以覆蓋前期投入的成本。
 
“付費自習室不是一個掙快錢的行業。”喵小姐表示,其所在的自習室有105個座位,想要覆蓋每個月的可變成本,上座率需要達到25%~30%,目前,上座率最高能夠達到50%。對于前期投入的120萬元成本短時間內難以收回,她早就有心里預期。她觀察到,這兩年付費自習室突然很火,從某種程度上講,并非是一件好事,容易讓人誤解這是一個來熱錢的行業。
 
越來越多的人想要進入這個行業,無論是張樂樂還是喵小姐所在的自習室,都有很多友商來“交流”。在過去的3個月里,張樂樂接待了約40個同行的“明察暗訪”。
 
水平參差不齊 需要監管
 
“只是通過提供一個學習場所,自習室發展會比較乏力。”李宸表示,從長遠來看,付費自習室的盈利空間是有限的,因為座位有限,能夠消費的人群也有限。自習室的房租水電等固定成本較高;而且培育市場是一個長期的過程。
 
付費自習室發展的天花板不高。喵小姐表示,目前,在付費自習室領域,很少看到有專業資本注入,連鎖的自習室也比較少。她也在思考如何打破這個天花板,既不破壞自習室原有氛圍,又能讓消費者愿意接受。她打算從文創產品和周邊服務出發,打造屬于自習室專有的文創產品,比如 “逢考必過”帆布包等等,同時,還可以輸出自己的文化。
 
當前,付費自習室的水平參差不齊,甚至存在一些亂象。喵小姐觀察到,一些地區的自習室,在某辦公樓租一個房子,放幾張桌子,就開始營業,這樣是不負責任的。付費自習室成為一些人投資的“新寵”,一些自習室只設立了20多個座位,但卻賣出多幾倍的會員卡,很多消費者去了,卻被告知需去往另外的門店。一些人只想“賣一波卡,圈一波錢,就走人。”
 
會員制成為付費自習室發展的一個趨勢,為了保證客源的穩定性,大多數自習室都推出充值優惠的服務。當前,賣出預付卡后“跑路”的現象頻現,也引起了很多人對這一領域的“隱憂”。比如一度如火如荼的共享單車倒閉,押金難退讓消費者頭疼,有人擔心一些付費自習室會成為“卡跑跑”中的一員。
 
“付費自習室需要監管”,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表示,付費自習室目前不能稱為一個風口,要警惕商家借此圈錢,防止其盲目擴張,甚至賣卡跑路的風險,需要加強對這一行業的監管。
 
朱巍認為,當前,對于自習室的需求是存在的,但需要考慮安全問題,一方面是物品的安全,當人移動時,如何有效防止物品丟失;另一方面是人身安全,高校里設有24小時自習室,但出現過醉漢、騷擾等問題,共享自習室要加強安保水平,防止這些風險出現。此外,商家不要搞太多的噱頭,要踏踏實實地專注做好行業服務。“一些行業加了過多的光環,最終落得一地雞毛。”
 
未來付費自習室發展的市場將會細分,張樂樂認為, 將針對不同人群的需求,付費自習室將會細分出高、中、低不同檔次,滿足人們不同的品質追求。喵小姐預測,針對一些考試人群的需求,未來付費自習室將會實現24小時運營。
 
“目前,付費自習室這個行業還處于做蛋糕的階段,需要拼服務而不是拼價格。“喵小姐表示,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這個行業,有利于行業的發展,但前提一定是讓來自習的人覺得有價值。

  • 上一篇:外遇出軌必然對婚姻造成摧毀性傷害?

  • 下一篇:支付寶發布國際版 外國游客來華首次可用移動支付
  • 相關閱讀